那個神秘的青年男子不僅徒手接住了秦天問的全力一擊。

同時還將秦天問手中的劍給奪了過去!

被奪劍,這對於武者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秦天問是什麼人?

宗師九重的巔峰強者,大夏境內公認的第一高手。

如今卻被這神秘男子用這樣的方式羞辱!

「那個傢伙,他到底是什麼人?」

「太可怕了吧,我的天,居然能這樣吊打秦天問!」

「我都懷疑自己是在做夢!」

人們感覺眼前這一幕,太過於玄幻,震驚到了極致。

而秦閥的人也是看到了這一幕。

相比那些圍觀者的震撼和激動,他們臉上一片死灰,充滿了絕望!

秦天問親自迎戰,沒想到,最後還是這樣的結果。

完全打不動對方,甚至還被對方奪走了軒轅寶劍!

秦風奪回軒轅劍,也沒有了和秦天問繼續玩下去的心思。

輕蔑一笑,道:「現在,你可以接受我的審判了!」

說話之間,手中軒轅劍凌空一揮!

這一劍,和之前秦天問發出的一擊,完全是天差地別!

。 當眾自盡!

葉秋這四個字一說出口,剎那間,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正熙的臉上。

怎麼辦?

李正熙臉色蒼白。

心中一片絕望。

葉秋說道:「李先生,這場你又輸了!」

「按照三局兩勝的規則,這場中韓醫術之爭,我已經贏了。」

「所以,現在是你履行承諾,當場自盡的時候了。」

「請吧!」

李正熙站在原地遲遲不動。

「怎麼,李先生你要食言?」

「要知道,是你向中醫發起的挑戰,規則是你制定的,當場自盡也是你提出來的。」

「難道你們大韓人都是言而無信之輩?」

葉秋滿臉冷笑地說道。

突然,李明翰指著葉秋罵道:「你並沒有戰勝我的父親。」

「我要當眾揭穿你的真實面目。」

「你就是個騙子!」

騙子?

葉秋笑道:「我怎麼就成了騙子?」

李明翰說:「你根本就沒有治好剛才那個病人,否則的話,你為什麼不讓工作人員為那個病人檢查。」

葉秋毫不客氣地反擊:「你是傻比嗎,病人都站起來走路了,還說我沒治好?」

李明翰說:「總之,沒有經過檢查,我不相信。」

「負隅頑抗是吧?行,徹底斷了你的念想。」葉秋喊道:「工作人員,為病人檢查。」

當下,兩個工作人員抬著儀器來到了台上。

快速為病人做檢查。

十分鐘后。

檢查完畢。

兩個工作人員同情地看了一眼李正熙。

「結果如何?」李明翰問道。

工作人員道:「葉醫生沒有說謊,他真的治癒了病人的粉碎性骨折。」

什麼?

李明翰臉色煞白。

其實,這個結果在他的意料之中。

李明翰本就是一名頂尖的醫生,況且上次華國之行還跟葉秋比試過,知道葉秋的醫術很厲害,剛才他故意說葉秋是騙子,無非就是想拖延時間,否則,他的父親就要在這裡當眾自盡。

「父親,怎麼辦吶?」

李明翰心裡很慌,看了一眼臉色同樣蒼白的李正熙。

「我是大韓醫聖,我絕對不會敗給中醫,絕不!」

李正熙攥緊拳頭,低聲嘶吼道。

這個時候,一個工作人員把病人的檢查報告通過大屏幕展示出來,又引來現場一片震驚。

葉秋說道:「檢查結果已經出來了,李先生,你要當眾……」

「我不服!」

沒等葉秋把話說完,李正熙突然大聲吼道:「我不服!」

「事實擺在眼前,你還有什麼不服的?」葉秋問道。

李正熙道:「我從醫幾十年,見過很多治療粉碎性骨折的方法,但唯獨你用的這種治療手法,我以前從未見過。」

「這一次,是大韓傳統醫學向中醫發起的挑戰。」

「我懷疑,你剛才用的不是中醫上的手段。」

不想承認自己的失敗,所以開始找借口了嗎?

葉秋嘴角的冷笑更濃,問道:「那你覺得,我用的是什麼手段?」

「是……」

李正熙語塞,因為他也不知道葉秋用的是什麼手段。

李明翰快速在李正熙耳邊嘀咕了兩句。

「我知道了。」李正熙指著葉秋道:「你用的是巫術!」

巫術?

聽到這兩個字,台下的觀眾議論紛紛。

「我怎麼覺得,那個大韓醫聖說的好像有點兒道理!」

「眾所周知,粉碎性骨折最好的治療方法就是進行西醫手術,可葉醫生在幾分鐘就治好了粉碎性骨折,這太不可思議了!」

「還有,葉醫生的治療手法太過奇特,確實不像是中醫手段!」

「如果中醫真有那麼牛嗶的治療手段,那誰會去看西醫!」

「……」

台上。

葉秋問道:「李先生,你說我使用的是巫術,依據何在?」

李正熙道:「你的治療就是依據!」

「如果你所用的不是巫術,那你怎麼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治好粉碎性骨折?」

「你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否則的話,我現在就返回大韓,然後召開新聞發布會,告訴世界人民你的無恥行徑!」

葉秋聽到李正熙這番話,氣得想笑。

明明是你輸不起,現在居然還倒打一耙,你才是無恥。

這就是所謂的大韓醫聖……

不要臉!

「你想要解釋是吧,行,我解釋給你聽。」

葉秋轉過身,目光落在台下的觀眾身上,說道:

「我想大家也一定很好奇,我到底用的是什麼手段,怎麼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治癒了粉碎性骨折,對吧?」

台下觀眾紛紛點頭。

主持人董思忍不住開口問道:「葉醫生,你用的是中醫療法嗎?」

葉秋對著董思微微一笑:「我可以明確地回答你,我使用的是非常正宗的中醫療法。」

「我想,現場又有人會說,中醫有這麼厲害的治療手段嗎?」

「為什麼以前沒有見過?」

「甚至,以前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葉秋道:「因為我使用的是補天手!」

補天手?

什麼玩意兒?

大家更疑惑了。

葉秋接著說道:「補天手,是一種非常神奇的接骨術,一共有三十六式,號稱是天下無雙的接骨術,為藥王孫思邈所創。」

「唐朝時期,眾多名醫都會補天手這門接骨術。」

「到了南宋末年,因為戰亂的原因,很多名醫喪生,會補天手這門接骨術的醫生就越來越少。」

「到了明朝年間,就只有宮廷御醫會補天手,因為這種接骨術實在是太神奇了,所以皇帝下令,不準御醫外傳。」

「誰知到了明朝末年,闖王起義,戰火連天,最後打進了京城,那些御醫死的死逃的逃。」

「從此,補天手就失傳了。」

「我很幸運,小時候遇到了一位雲遊四方的道士,那個道士把他一身醫術傳給了我,其中就有補天手。」

「我先前治療的粉碎性骨折,用的就是補天手!」

葉秋看著李正熙說道:「李先生,我的解釋你還滿意嗎?」

李正熙冷哼道:「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無法讓我信服。」

「那怎麼樣你才能信服?」葉秋問。

李正熙說:「除非你再跟我比一場!」

【作者有話說】

第2更。感謝大家的打賞。

。 一群人來到青雲警局做筆錄。

一套流程走下來,全部做完後過了差不多二十分鐘。

薄野穿著身上的作戰服,接到上層打來的電話,面容嚴肅的傾聽。

掛斷電話,他看著面前的傅時墨還有顏家姐弟,「因為藥物研發問世事情不容出現差池,這段時間會有專人隱匿在暗處保護你們的安全。」

帕金森藥物的面世會解決無數中老年患者的問題,也會讓華國的醫療地位在國際上取得重大的進步。

傅時墨沒拒絕,「嗯,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