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就是容易被發現。

等了些許時間,宏偉大門出現。

咔嚓。

大門開啟。

江瀾往後一躍,飛在半空,從高處觀察。

他有一種感覺,自己能夠指揮巴國鬼士。

此時,無數的鬼士從大門走出。

這一刻江瀾驚愕的發現,這鬼士幾乎無邊無際。

完全超出他的預料之外。

雖然實力不是那麼強,沒有天仙。

但基本都是真仙,人仙。

這…

「巴國的友誼,很有誠意。」

確實是感覺到了巴國的誠意。

一時間。

他居然有種大材小用的感覺,當然,只是一時的感覺。

只要對他有用,那就是最好的。

大材小用與否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沒有白用,也更能保護自身安全。

最後江瀾伸手一揮,讓鬼士大軍往地下而去。

這一刻鬼氣擴張,陰兵借道。

浩浩蕩蕩,氣勢磅礴。

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可怕的氣息,讓江瀾都有三分忌憚,這要是全都攻擊向他,他也需要廢不少力氣。

如此,應該能引出暗中的強者。

若沒有強者,那就逐個擊殺天仙。

從而破壞這裏的一切。

雖然妖族不滅,這種事就會繼續下去,但是哪怕是一時的,他也要摧毀。

畢竟危害的是第九峰。

看到了,就不能無視。

除非力不從心。

看着鬼士大軍前往妖族所在,江瀾便落於後方,手持百戰戟開始藏在鬼士中。

他沒打算用這個殺敵,他需要的是把這個東西放在敵人周邊影響他們的行動。

如此,便有更多的勝算。

缺乏靈智的鬼士,好像不受影響。

也就是說,幽冥百戰戟對巴國作用可能沒有多少。

不是什麼大事。

轟!

強大的力量開始在地下入口傳出。

看來是有人發現。

「巴國怎麼會打到這裏來了?

快,通知飛鳶大人。」立即有人道大叫。

江瀾沒有在意,而是繼續跟在鬼士大軍中。

只要大軍進去,他就會跟着進去。

伺機而動。

滅殺天仙圓滿。

進而毀掉這裏的一切。

岩洞內。

飛鳶皺着眉頭,他看向外面的道:

「有人闖到這邊了?」

「什麼人會跑到這裏來?」青羽開口問道。

他們在這裏很久了,基本沒有人過來過。

怎麼這個時候找過來了?

還發現了他們,打了起來。

「飛鳶大人,青羽大人,是陰兵借道,借到我們這裏了。」石岩第一時間來到了這裏。

聽到這個兩人都頗為驚訝。

「巴國?」飛鳶有些不理解:

「他們不是回去了嗎?

而且這裏是西荒,靠近崑崙,他們沒有理由會來這裏。

更別說找到我們,攻擊我們。

自己發現的?

感覺沒有這麼聰明。

而且來的很突然。」

「是天然陰兵借道?」青羽詢問。

陰兵借道分兩種,一種是巴國的陰兵會自己出去,借道之後,就會自己回去。

但是很少會遇見這種事。

「不排除巴國的人在後面搗鬼,這麼遠的距離,想要借道沒有那麼容易。

天然借道可能性極低。

應該有人暗中操作。

不過巴國的人,什麼時候這麼聰明了?」飛鳶皺着眉頭。

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我出去看看吧,實在不行,就帶着成果離開這裏。」青羽開口說道。

「好,有問題,及時通知我過去。」飛鳶開口說道。

7017k 兩日後的晌午。

神州頂尖學府,上京醫學院的其中一間足以容納下二百人的大教室中陸續湧入學生。

此時,距離下午的課程開始,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尋常這些學生可沒這麼高的積極性,沒在課程最後趕來簽個到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可今天非但是座無虛席,而且一個個臉上都是精神煥發,激動異常。

「你們聽說沒有?今天的國醫課,好像不是柳老上!」

「不是柳老那是誰?」

「據說是一個新來的人,而且還是柳老親自請來的。」

「呵,柳老親自請的,好大的派頭,上京還有這等人物?」

「不太清楚,一會他來了,就知道是個什麼角色了,估計應該不會太差,畢竟柳老親自請的人!」

整個教室的學生基本都是三五成***頭接耳在討論著這新來的教授究竟是何方神聖,聊的那叫一個熱乎朝天,只不過大多都是根本不相信這教授的能耐!

而在教室的一個角落,一個小臉猶如粉雕玉琢的般的女生安靜的端坐著,赫然就是飛機上被楚楓救治的那個老者的孫女,陳傲玉。

此刻,聽著周圍人的議論,對於這個即將到來的新教授,眼神中也隱隱約約露出期待。

她心思比較縝密,想的也就深遠了些。

這個新教授的課是中途插入的,說明院方是很重視的,這個教授的能力必然不差。

但若是說比柳淵還厲害,她也是不信的。

要說誰有能超越柳淵的可能啊,她腦海中倒是浮現出一道身影來。

那天,在飛機上那個救了自己爺爺的男子,年齡與自己相仿,但醫術卻在那幾個疾醫之上。

即便是上京第一醫道天才慕容長生,也沒他那麼厲害!

可是……卻連他姓甚名誰都不知道!

正當她神遊太虛之際,突然聽見有人喊了一聲自己的名字,抬頭望去。

只見一個華服男子,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容,朝著這邊走來。

陳傲玉原本清澈的眼睛頓然升起一抹厭惡。

那男子徑直走到陳傲玉身邊坐下,自說自話的問道:「傲玉,我就知道你會在這兒!」

「傲玉,你覺得這個新來的教授會是個什麼人,學校竟然直接給了個教授的職稱,還把他的課當成正課安排了!」

陳傲玉暗自翻了個白眼,敷衍的應了一聲:「不知道。」

這男子名叫燕鴻鵠,乃是燕家二公子,是燕歸來的親弟弟。

若不是礙於這層身份,陳傲玉真的是連敷衍都不想。

燕鴻鵠顯然是沒感受出陳傲玉的不悅,笑容依舊諂媚,「那你覺得他第一堂課講些什麼,是理論課還是實踐……」

「叮鈴鈴……」

上課鈴聲突然響起,燕鴻鵠的話被打斷。

此時,教室門口也出現一道陳傲玉熟悉的身影,正是她剛剛腦海中想念到的楚楓!

陳傲玉先是因為訝異而愣神了兩秒,繼而疑惑便發接踵而來。

他怎麼會來這兒?

他也是我們醫學院的學生嗎?

不對啊,有這樣的醫術,又怎麼可能在學院內藉藉無名呢!?

難不成,是來找我的?

那也不對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這兒的!

一瞬間,陳傲玉腦海中湧現無數個問題,卻又被自己全盤否定。

她完全沒有往楚楓是這節國醫課的教授方向去想。

只見,楚楓卻是緩步走進教室,徑直上了講台。

拿了一根粉筆,在黑板上龍飛鳳舞的寫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轉身淡淡道:「大家好,我叫楚楓,是你們柳院長請來授課的教授。」

嘩!

此刻台下就像是炸開了鍋一般,人聲鼎沸。

「卧槽,這小子就是柳老親自出面請來講課的教授,不可能吧!?」

「這也太年輕了吧,能有什麼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