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和劉若玲差不多的工廠老闆,在華夏國內還有許多。

夏宇集團就如同是大傻子一樣,在各個領域甚至暫時似乎和手機製造沒有絲毫聯繫的工廠,都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和技術。

而現在一些工廠,已經可以為威風二代,提供手機配件了,這也讓得這些工廠,終於被盤活了。

隨着發佈會的繼續,蔣飛展現了越來越多的威風二代細節,這些細節普通人或許也就是聽過了『哦』一聲,然而那些關注威風的手機廠商們,卻是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這一次威風二代,的確有着巨大的變化啊,誰能想到,他們在這麼多細節方面,都有着如此出色的設計!」

「跟風,必須要跟風,目前我們綠廠雖然確定了自己的發展路線,但是在各方面都要向著威風靠攏,只有如此我們綠廠才能夠吸引更多女性用戶,而且賺取豐厚的利潤!」

一個個手機大廠,紛紛雙眼放光,對於他們而言,威風二代的發佈,就是重大的機遇,他們要比之其他的同行更加領先,他們也要比之其他的同行更加不要臉,他們需要抓住威風二代重新制定多個細節標準的機會!

源源不斷的各種新奇設計,讓手機更加出色的功能,在威風二代上展現了出來。

當然唯一讓許多用戶失望的就是,威風二代的許多設計方面,的確是令人驚喜,令人心動,可是在很多硬件上,也只是中規中矩而已,並沒有使用目前國際上最為先進的技術。

就比如說晶片,威風居然沒有使用最頂級的晶片技術,而是依舊使用稍稍落後,但是更加成熟的晶片工藝。

當然新的V2晶片,性能上也足夠強大,在表現上更是讓用戶驚喜的同時,讓諸多的友商嘆息不已。

「果然威風系統,太強大了,鴻蒙雖然出色,但是根本無法把晶片的性能發揮到極致啊!」

三星集團,總裁辦公室之中,李漢仁長嘆一口氣……

。玉姝看着裴琰,好一會兒沒說話。

徐星劍卻在旁邊附和道:「姓嵇也好啊,念起來順口。只是你們沒有起個小名嗎?光叫大名也費勁。」

玉姝覺得這話也有道理,於是再次看向裴琰。

「大名是我起的,小名你來起吧!」

……

《鳳臨朝》第947章若真喜歡,留在身邊也無不可 佟雷可不想在一場算不上大的戰鬥中犧牲過多的人員。

因為這場演習,總體上看是紅藍雙方的一場對抗,但在個體上同時也是對紅藍兩支部隊的一次檢驗。如果紅方勝則會證明藍軍的指揮、技能、戰術等等方面都存在着不足,需要改革、改進等等一大堆問題,這些內容就會像火山一樣噴發,不僅面子不好看,更難受的人員變動問題。

如果是藍方勝,那麼紅軍方面照樣會出現此類情況。假如兩方面都拼的所剩無幾,或是連老本都搭上了,那麼勝方也是慘勝。這就說明兩軍都存在着很大缺陷,離實戰要求差的太遠,這樣的部隊能夠迎接戰爭嘛!到時候,這可就成了大問題,因此,軍改同樣勢在必行,緊跟着就會在上層和基礎都會有相應的變動。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人們同樣會特戰大隊進行或褒或貶。

作為一支部隊的指揮員,誰都不想看到這種情況出現,因為軍人就是為榮譽而戰。如果軍人沒有了榮譽,哪裏去找軍人的意志,沒有了榮譽和意志,這支軍隊又哪來的戰鬥力!

現在,從佟雷與冷兵的這場搏擊中不難想到這一點。為什麼冷兵誓死也不投降。

眼看着一點勝算都沒有,還要做最後的爭扎。就是因為到現在,他還不準備承認自己最後的失敗,還想保住他那不多的一點尊嚴和僅存在最後的一口英雄之氣。

對於這一點,佟雷也想到了。如果冷兵把這場演習就看做是普通的一場演習,現在出來舉手投降也沒什麼。不就是一場演習嘛!勝敗乃兵家常事。輸了,回去總結經驗下次再來,找機會奪回面子不就行了。可冷兵卻沒這樣想,他把它當做了一場真正的戰鬥,幾乎就到了精神崩潰邊緣。

而對於佟雷,他也要好好想一想這個問題了。他不想自己的人員傷亡,也不想讓冷兵這樣的軍人徹底地失掉面子。

怎麼辦,即不能強攻,那就只能是智取。

如何智取,這可不是唱戲,也不是玩小遊戲,這是一場真刀真槍僅次於沒有使用實彈對抗的一場亞戰鬥。

現在,冷兵還沒有用槍打爆被俘兩名特戰隊用身上的示警裝置。也就是說這兩人現在還活着,還可以做為戰鬥隊員繼續參加接下來的戰鬥。

佟雷非常想保住這一點。換句話說,他就是要想方設法保護住這兩名戰士的生命。但又不想激怒冷兵最後的底線,怎麼辦?

於是佟雷開始朝冷兵喊話,告訴冷兵,這不過是一場演習,紅方人員已被消滅,大壩是保不住了,儘管你們不出來,我們仍然能炸掉大壩。

冷兵還在裏面堅持着,說他要與大壩共存亡,只要外面的人敢炸掉大壩,他就與裏面的人質一起與大規共存亡。

佟雷這個氣啊,心想哪有這樣的人,怎麼到了現在還不認輸。怎麼辦,眼看時間在一點點過去,也可能就在這段時間內紅方的援軍快到了。

佟雷分析的一點沒錯。自從吳和平分析出他們這支特種兵有可能會來水庫后,他們這支小隊正在強行軍往這裏趕。如果不是他們與佟雷之間存在着時間差,估計這時候早到了。

也許此時正向這裏趕來的還不止是他們一支部隊,興許還有更多的紅方部隊,一個連,一個營那可沒準,正一車車地往這裏運送。

有這麼多可能情況存在着,佟雷還會為了屋內的兩名特戰隊員的生命而失去最好的戰鬥時機嗎!

當然會,只要屋裏的手下還活着,他就不會把他們丟下。因為他們是戰友,等同於生死兄弟,只要有一線生的希望,任何一名指戰員都不會放棄。

話又說回來,說要捨棄也不是沒這個不可能。為了更大的戰鬥勝利,舍小為大,這種可能也有。既然是軍人哪能不會做出犧牲。如果屋內的兩名戰士知道這個意思,他們也會同意自己去死,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全局的勝利,任何一名軍人都能自覺地去做,不用別人監督。

果然,屋內一名特戰隊員明白了冷兵的意思,也想到了佟雷的擔心,大聲地對着外面的佟雷喊,

「隊長,不要管我們,你們去炸大壩。」

如果我們把這是一次演習的背景忘掉的話,真會為這是一場真正的戰鬥而感動,感動戰士們誓死如歸的勇氣。

在圍困冷兵的同時,佟雷已經開始着手安排了,他即不想放棄屋內的兩名戰士,也不會放棄對大壩的攻擊,因為他們此行的最後的目的就是炸毀大壩。

「鍾輝,帶人在大壩上佈置炸藥。」佟雷向鍾輝佈置任務。

「是,」鍾輝帶着人走了。

這不過是一場演習,難道還真要炸了大壩嗎?

當然不會,水庫是真的存在,他的所有功能完全都按照城市的供水系統存在着。無非是軍隊利用他的存在而摸擬一場真正的演習。演習自然是假的戰果,如果把他變成真的,豈不就要真的去炸,那還叫什麼演習,不就成了破壞了嗎!

佟雷讓鍾輝去佈置,只不過是在完成相應的佈置。如果少了這個環節,可能就會判定他們奪取大壩沒有成功。

特戰大隊的主要任務就是破襲。來了卻沒有破壞,那你勝利的意義又是什麼呢!所以,佟雷必須要走這一步。

佟雷可不想因為冷兵的緣故而失去這麼一次機會。他不但要炸掉水庫,而且還要帶領特戰隊員去完成下一個任務。

可現在難就難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這個問題上,是冷兵在給他出難題。怎麼辦,沒有兩全齊美情況下,那就只好採取下策了,消滅敵人保存自己。

只見佟雷向特戰隊員一擺手,戰士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突然間,幾枚瓦斯彈投入屋內。

屋內的冷兵看見有東西進來,先是一怔,但馬上意識到這又是佟雷與他玩的剛才那一招。

冷兵心裏想,誰怕誰啊,再多來幾個也還是我的俘虜。更多一些,老子便有贏回的可能。冷兵心裏想着好事,同時也做好了博斗的準備。

但他哪知道,這次扔進的不是煙彈,光是遮避眼神也就算了,怎麼有股刺鼻味!讓人渾身上下都難受。

與此同時,冷兵發現幾個打開的窗戶里跳進幾條黑影,不僅如此,被撞開的門也進來幾條。這下子他可無了招架之功,擋的了這個,擋不了那個。只幾秒鐘的時間,他手下的兩名紅方戰士瞬間便被人制服,而後這些人瞬間便圍在了冷兵跟前。

佟雷在使用群狠戰術,群起而攻之。就目前冷兵和他手下的兩名戰士,三個人怎麼是七八個特戰隊員的對手,所以冷兵是打的了這個,打不了那個。一個人再能打也是英雄難敵四手,更何況,還不止四手八手的,說有個十六七隻手也不下。

這樣一來,冷兵很快便處於下風,即使打翻人家一兩個還有其他人呢!

這們這樣說着,其實動作比說的還要快,只是眨眼功夫,冷兵便被幾名特戰隊員壓在身下。一個不算,兩個,三個,直到第四個人壓上去,冷兵才無法動彈,連爭扎的可能性都沒有。

到現在冷兵才能明白,原來人家這次進來的可不是三兩個人,幾乎是蜂擁而入,拿大把的人體跟他展開了肉博戰,那還有他的好,即使你是他們的前輩又能怎麼樣。

冷兵被制服后,戰鬥才算結束。但佟雷卻起了好奇之心,他非要看看屋裏這人是誰,紅方的指揮員是誰,是不是紅方人員都這麼能打,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他可不能不重視,這可算是遇到了勁敵。

佟雷故意裝成非常鎮靜的樣子,背着手,大搖大擺地進了屋。這個時候,屋裏煙氣還沒有散盡,仍然處於嗆鼻子的環境之下。佟雷剛邁腿進去,怱然他又退了出來,心裏想我為什麼要進入這裏面自找挨嗆,大聲喊

「帶出來。」

就是嗎,這樣多好,也免得裏面的人跟着一起挨嗆,雖說不至於害命,但也要傷身體。

佟雷話音一落,兩名戰士架著冷兵從煙霧中走出。

冷兵看見佟雷的同時,佟雷認出了冷兵,不由脫口道

「是你。」

冷兵沒見過佟雷,但佟雷見過冷見,在此前我們交待過,佟雷知道冷兵的事,因沒有過交往所以便沒放在心上,不承想,今天兩人在此相見,佟雷一眼便認出了冷兵。

冷兵板着臉說,「怎麼,你認的我。」

雖說都屬於一個軍的,但相識也很難得。如果說團以上的軍官能夠認識還有可能,但營連這級的可能性就非常的小,因為這一級的軍官多得去了,除非兩人在什麼培訓班相遇過,或是同出一個校門,否則,大家不認識這純屬正常。

佟雷不想當着眾多特戰隊員的面說冷兵是從哪裏出來,誰知道冷兵願不願意認人知道。如果他不願意,說出來豈不是給冷兵丟了面子,所以佟雷認為不說可能要比說的好,於是轉個說法,

「大名頂頂的冷連長誰不認識。」

佟雷認識冷兵,了解了他是這個連的最高指揮官,不是連長還是指導員嗎!從他那性格不難看的出,既然是這個連的指揮官,必是連長無異,所以他這麼稱乎。

冷兵不客氣的說,「是你帶人打敗的我,你叫什麼?」

到了這個份上,冷兵還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讓特戰隊員們非常不爽,有點看不下去。因為特戰隊員不全是戰士身份,他們當中有的是少尉,有的是中尉。雖說不帶長,但銜在那擺着,按著等級論,他們至少也是排級或連級,他們只要離開特戰隊,哪個不是連排長排長的,可能比這些還要高。所以,他們自然不把冷兵這個小連長放在眼裏。

其中一名少尉銜的特戰隊員不服氣了,斥責冷兵道,「牛什麼牛,都到這份上了,還不給我們隊長低個頭。」

「低你個頭,老子要是不離開,你仰頭看老子,老子都懶的搭理你。」冷兵突然出言不遜。

這下可氣惱了那名少尉,「怎麼不還不服氣,這要是真打仗,老子非揍你不可。」

冷兵冷笑着說,「真打仗你也不敢,老子現在是俘虜,打俘虜就是違返公約。」

「老子不打你,老子整死你。」少尉繼續發火。

佟雷說話制止,「行了,把他押下去,還有任務去執行。」

少尉上前推搡冷兵。

冷兵不高興了,轉向佟雷,「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是什麼銜?」

少慰繼續擁冷兵,「你是俘虜,有什麼資格問。」

冷兵根本就不理那少尉,繼續盯住佟雷,兩腳定在地上一樣,任憑少尉推就是不動。

小尉見冷兵扛上了,頓時也來了火氣,「唉喲,還牛上了,我看你動不動。」說着手上加力,那意思看我怎麼把你推動,不信你就是木樁子。

然而,那名少尉還真的沒有推動冷兵。冷兵一臉的冷笑,嘲笑那名少尉的不成功。

「小子,還嫩了點。」冷兵莫名其妙地又來了一句。

「還能上了你,」

少尉脾氣大增,他沒想到,一個小小的步兵連長就有這麼大能耐,自己用了相當大的力氣都沒推的動,所以他還要試一試。另一名特戰隊員想上來幫他,這名不尉不讓,

「你別過來,看我怎麼收拾他。」

冷兵除了站着不動,兩手沒有其他動作,明顯的他要與特戰隊員扛上了。而此時,除了佟雷知道他的身份外,其他都是後來的,沒有見過冷兵,有些人根本也不知道特戰大隊曾經有過他這麼一個人。

少尉再次上前推時,只見冷兵膀子一晃,竟然把那少尉推出老遠。別人看的很清楚,明明冷兵身體沒動,他是怎麼把少尉給抖出去的呢!

。 比比東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沒錯,無極這人實在太過詭異,暫時壓下也好,反正我們現在的士氣,也並沒有落下太多。」

說話之間,比比東不露痕迹地看了一眼千仞雪,心中暗道:「這樣一來,雪兒的安全也沒有那麼危險了,我虧欠她實在良多……」

對於比比東心中所想,唐元和千仞雪自然不知,總之千仞雪成神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談論完這些事情,唐元就把精神力撤掉了,接下來他們說的話,也就是一些家長里短,比比東還詢問了唐元關於阿銀的事情,如果有機會,自己當然也想見見她。

這些話,當然不需要用精神力來隔絕。

過了一會兒,月關和鬼魅都過來了,除此之外,還有星羅大帝、白虎公爵、星羅大將軍等一眾聯盟高層。

見到唐元之後,熟悉的人便與唐元寒暄,其他沒有見過唐元的,倒也讚佩唐元的實力和天賦,他們雖還不知唐元如今已經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了,但是唐元以一己之力誅殺鬼豹斗羅的事情,整個大陸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對於此,他們還是很敬佩的,甚至當中的許多人,還沒有達到封號斗羅的級別呢,都是些加入滅魂聯盟的一些勢力負責人。

他們來得突然,也沒有待太久,知道唐元初歸,盟主一家人定然有不少話要說,也不便打擾,加上戰事焦灼,手頭上事情也不少,與唐元見過禮后,也紛紛離開。

這營帳之中,就剩下月關、鬼魅、比比東、千仞雪和唐元了。

待其他人走後,比比東又問道:「小七,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唐元聽得比比東這麼一問,當即將目光放在地圖上,突然道:「現在南部戰場,武魂帝國那邊的總指揮是誰?」

比比東、月關與鬼魅聽見唐元這麼一問,不禁一頭霧水。

「是武魂殿的六、七供奉,千鈞斗羅和降龍斗羅兩兄弟,你不會是想……」比比東問道。

唐元沉思片刻,緩緩點頭道:「嗯,我要對武魂殿的封號斗羅,進行斬首!」

「什麼?!」

比比東、月關和鬼魅三人,紛紛驚呼。

唐元看着他們驚訝的神情,不禁撇了撇嘴,道:「這有什麼奇怪的……有沒有這兩個人最新的情報資料?」

比比東沒有回答唐元此話,當即道:「不行!太危險了,這兄弟二人皆是九十六級的超級斗羅,而且一母同胞,又有同樣的武魂,他們配合多年,即便是二供奉金鱷斗羅,在他們的聯手下,都會十分吃力。」

唐元卻道:「媽,我如今的實力不弱,金鱷也不是我的對手,聖龍斗羅也是超級斗羅,不一樣也被我殺了?」

「那不一樣。」比比東搖了搖頭,「千鈞和降龍二人,就像是當初武魂殿的胡列娜和邪月,他們的聯手,當然不能單純地以他們九十六級的實力疊加來算。」

唐元嘆了口氣,聳聳肩道:「沒辦法,我要完成死神第八考,現在只差一個敵對的封號斗羅了。」

說着,唐元便將死神第八考的內容,向比比東等人說了,其中就包括了,他殺了聖龍斗羅,還有武河、常秀、馬里爾三人,如今也就只差一名封號斗羅。

比比東聽了之後,沉思半晌,如今南部戰場上,武魂殿所派遣的封號斗羅,除了明面上的總指揮千鈞斗羅,以及他的弟弟,也是他的搭檔降龍斗羅外,也許還有數名封號斗羅的強者,只是目前的情報還並沒有查出來。

當然,肯定不會止於千鈞斗羅和降龍斗羅二人,畢竟還有風劍宗那個老邁的封號斗羅呢,只不過此人的行蹤飄忽不定,也沒有在戰場上出現過,所以比比東不能確定。

至於下四宗的其他三家宗門,更是一個封號斗羅都沒有,最強的,估計也就是象甲宗的天象呼延震了,不過他此時卻是在北部戰場,與唐門、七寶琉璃宗等滅魂聯盟北部聯軍交手。

「我們再觀察觀察吧,武魂殿的封號斗羅肯定不止這幾個人,況且千鈞和降龍二人是供奉長老的級別,實力高強,不可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