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一下剛才劉宇所說的灰袍老者,沐塵也是有所顧慮的,原本他還以為楚王府除去龍昭飛之外最多就只有兩位化嬰境,然而沒想到,還有其他化嬰境,既然對方有這麼多的化嬰境,看來要重新制定一個計劃了。

想好以後,沐塵望向陳豪和杜飛揚,看他們這副模樣,普通的凝丹境是不可能把他們搞成這幅樣子的,看來,不出意外,這也是化嬰境所為,這個楚王府,居然有如此多的化嬰境強者,這般數目的化嬰境,着實出乎沐塵的預料。

「好了,目前我們大家先說說自己碰到的敵人再說其他的吧,好讓我們了解一下我們的對手。」

沐塵提出了這個建議,他想根據在場眾人信息,擬定一個計劃。

環視四周,沐塵率先開口。

「那麼,就有我先來說吧。」

「我遇到的是兩個化嬰境,一個叫李仲聞,一身儒裝,另一個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不過他是身穿一身的鐵甲。」

「兩名化嬰境!」

劉宇突然出聲,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沐塵,要知道,光是灰袍老者一名化嬰境就把他和花千生以及同樣身為化嬰境的金木四兄弟搞定了,而沐塵卻跟兩位化嬰境打的天昏地暗,我滴乖乖,沐師弟他才多少歲啊!

一旁的四兄弟聽到沐塵的話,不由得感慨萬分。

「看來,在當初宗門內的聖子之戰中對方果然保留了實力!」

陳豪一臉淡定,因為,這裏只有他知道沐塵修為沒有下跌之前實力到底強到有多麼變態。

杜飛揚則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沐塵,他沒想到,他的這位便宜大哥竟然這麼厲害!

「淡定淡定!」

沐塵壓壓手,示意安靜,其實方才眾人吃驚的表情都落在了他的眼裏,感受到眾人的目光,他覺得心裏突然莫大的滿足。

「嗯!果然無形中的人前顯聖就是爽!」

「咳咳,好了。我們來說正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觀你之前一直在看商賈之術的書?怎麼?對商賈之術感興趣?我記得士農工商,好像商人的地位不高,排在末位。你怎麼會想到要看商賈之術呢?」——秦明浩問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寄幾能幹什麼?看商賈之術也只是打發時間而已」——李恪迷茫地道。

「辣你們也是介莫想滴嗎?看不起商人」——秦明浩問了其他人。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滄海先森,商人重利輕義,而且向來不是說:仁不帶兵,義不行賈的嗎?我們是要做重情重義之人,所以行商是不可能的。再加上行商了就不能入朝為官,所以我們基本是斷了行商介條路」——長孫沖道。

「愚昧!井底之蛙!格局小了」——秦明浩聽完嗤之以鼻地笑道。

「。。。好吧!讓我跟你說一下商人的作用。你們知不知道,一個商人的作用堪比一支能打仗的士兵」——秦明浩道。然後不出意料地看到他們十人頂著一頭霧水看著他,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古代商人的地位很低下的。即使他們腰纏萬貫,但在辣些貴族和世家的眼裡,也不過是他們的家奴罷了,地位可能還比寄幾田地里的農夫還要低。

「你們看,在大唐周邊有無數個小國,甚至還有一些土藩王,他們雖然有特產,可是如果沒有商人們去跟他們交易,我們又怎麼能知道其他果嘉的東西呢?還有,別以為商人除了賺錢就一無是處,恰恰相反,如果能把商人的地位提高並加以運用,他們可是能成我們監控甚至掌控他國經濟命脈的重要人物」——秦明浩道。

「嘶!請先生明示!教我!」——兩把聲音同時響起,是李承乾和李恪。前者是李承乾,後者是李恪。

「你們應該有看到牆上的辣幾張地圖了吧?突厥的地域比我們大不知多少倍,可是為何年年會入侵我們大唐呢?你們想過沒有。還有,突厥有多少草原,草原上有多少牛羊,假設讓辣些突厥人把牛羊都養肥養彪后宰殺后賣給我們,至於他們生活上的其他一切日常用品都只能跟我們交易才能獲得。而我們過去交易的商人有唐兵去保護,讓他們的人身得到保障,日久天長,你說突厥會不會成我們大唐的後花園,任我們自由進出呢?」——秦明浩勾畫出一個美好的藍圖給介幾個十一、二歲的藍孩子聽,把他們聽得群?情激昂。

「所以別小瞧了商賈之術,運用得好的話,說不定以後突厥上的所有貴族都會以學大唐話、學大唐的生活感到驕傲。長此以往,到時突厥人就會變成大唐的突厥人。這跟我師父?跟我說過的一個故事一樣:

在北美洲有一個民族,呃,就跟我們的介邊一個小國一樣。他們生活在辣塊富饒而又封閉的土地上,依靠古老的耕種和狩獵,信仰土生土長的文化和神明而生活。和他們比起來,我們顯得更文明更先進。

可是後來被一群入侵者佔領了之後,他們用他們的文明和文字同化他們,漸漸地,經過一代又一代,在第三代的小孩子出生后,他們嘴裡講的是入侵者的語言,腦子裡的思想都是入侵者對他們如何的好,以致於忘了入侵者當時侵略他們的領地時殘殺了他們多少先人,他們都不知道,因為他們從一出生就接受入侵者給予的所有物品,以致於都說他們好。介就是很悲哀地看似活著,但種群已經不存在了,名存實亡。

其實我想表達的是糖衣的攻擊再加上戰爭的攻擊可以產生相輔相成的效果。如果換成是我,我也會用我們的奢侈品,例如柴米油鹽等去腐蝕,同化突厥人,讓他們一旦沾染上這些奢侈品帶來的安逸就如無法擺脫,同時還要派士兵駐守在辣里,讓他們產生畏懼的心理。這樣日子久了,他們的想法就會改變,漸漸地就會變成你們想要的結果,這不好嗎?

當然,士兵駐守是必不可少的,畢竟也要防止某些人會出現逆反心理呀!不過介些對於你們來說,還太早了,現在你們最重要的是學知識」——秦明浩拍板地道。

「至於你?雖然說嫡次子也佔了一個嫡字,可是我觀你好像對我辣些自然現象的書籍比較感興趣,其實你完全可以往介方面發展。要知道研究現象發明一個利國利民的東西,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難道你們沒發現聖人之師孔子和顏大師,他們可都是受人敬重的先生,這個成就可不比權利少喔」——秦明浩直白地對李泰道。

「如果先生肯教我,我願意拜先生為師」——李泰一聽,立馬就知道秦明浩想收他為學生,或者應該說是弟子,於是馬上機靈地道。

「你們還是等回去問過你們的長輩后再說吧」——秦明浩可不想馬上就應下,這樣顯得太廉價了。怎麼也得讓李二他們知道有他這個銀之後再拜師才叫隆重。

「至於你們幾個,想當大將軍也不是不行,只是你們的字認得怎樣了呢?當大將軍可不是嘴邊說說就能當的。想當大將軍,除了功夫要過硬之外,還得懂得行軍布陣,知道當地的氣候,能根據當時的氣候及時地作出相應的對策,最後取得勝利。還得懂以少數勝多數才叫真正的成功。你們現在?還是想把字認全了再談其他的吧」——秦明浩道。

「這兒有一本我師門的《三字經》啟蒙書籍,你們先看介本吧!看完之後,再看其他的書籍」——秦明浩把一本閹割版的《三字經》拿出來遞給他們看。介本《三字經》就是掐掉唐之後的事情。畢竟唐還未亡,如果真寫下來,迎接他的肯定是李二的鍘刀。他可不敢用寄幾得來不易的第二次生命去賭李二的心性。

「天吶?滄海先生真膩害!你們看,這本書三個字三個字,但讀起來卻郎朗上口,我介讀了兩遍就能記住了,大哥,我一定要拜在滄海先生的門下」——待秦明浩離開書房后,十個小伙砸才打開辣本《三字經》。誰知讀了一遍后,李泰就驚喜地叫?了起來。

至於程處默他們,雖然他們遺傳了他們父親的打仗基因,沒有學習的天賦,但素就介本《三字經》他們也能記得住,比辣些四書五經容易多了。介時他們才願意信服秦明浩真是有大能的銀。

。璇風瓑浼氬啀璇..後續更新不定時。「的確,這張桌子上沒有刻著三叔的名字,無法證明一定是三叔的。我就想說一句,三叔他年紀大了,很想有一個老伴可以共度餘生。

這樣也不至於老了,死了也沒人知道。隔壁村寡婦陳桂皮是個善良的人,但她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三叔這種爛好人的性子。

她說要三叔把借出去的東西都要回來才肯嫁過來。你說如果你借給別人東西,別人不還,是不是心裡頭特難受?

當然,現在都是借東西的是大爺,你可以不承認也可以不還,反正也沒人怪你。

因為我……

《紅娘不好當》第130章東西都要回來了 趙青葵被這眼前的景象迷了眼,

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掐了一把,萬萬沒想到看着瘦弱的司寧倒是有一條好腰。

肌理分明有彈性,細而不弱,柔而帶韌。

「哦喲,身材不錯啊!」

某人激動地兩隻爪子都扒拉上去佔便宜。

突然被襲腰的司寧車頭一下沒抓穩攆上一塊大石頭,下一秒車子就撞到了大樹,兩人摔作一團。

「……」手掌傳來疼痛的那一刻趙青葵心底罵了一句,日了。

不過相比於她的手掌磕地板,司寧要慘得多。

司寧撞到大樹之後,為了護著趙青葵,他強行轉身把趙青葵護到懷裏,整個人撞上了樹榦,半個身子還被自行車壓着。

「你沒事吧?」

趙青葵被嚇了一跳,趕緊幫他把自行車扒拉開。

只見司寧一臉潮紅,應該是痛的不行。

「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車技那麼差,早知道我就搭公車不蹭你的便車了。」

「……」司寧。

被顛倒了事實黑白的司寧一臉無奈。

暗自忽略腰上異樣的觸感,心底卻不受控制地浮現趙叔叔的臉,甚至想起了他時常掛在嘴邊的話。

「司寧,作為一個好男孩不能隨便牽女孩子的手,更不能隨便占別人的便宜,只有自己認定的女孩子才可以跟她牽手手知道嗎?」

「不要學社會上那些不好的風氣,愛占女孩子便宜的都不能算真男人。」

「那,如果不小心碰到了呢?」

「不管是不是不小心,一旦碰到了就要對人家負責。所以不是自己認定的女孩子,一定要注意安全距離,小心謹慎,不然被別人纏上你只能抱憾終身,明白吧?」

「好,我知道了。」

……

往日叮囑歷歷在目,司寧暗自嘆了一口氣。

無奈地把趙青葵的手拉過來看看,幸好只是紅了沒有擦破皮。

司寧手上稍稍用力捏緊了這雙柔弱的小手,認真囑咐:「等會兒乖乖地坐後面,不要亂動了知道嗎?」

「呃……好。」趙青葵被這少年的突然靠近撩了一下,小心肝不受控制地擂起鼓來。

卧槽,終於知道小情侶為什麼喜歡大晚上的出來壓馬路了,這種樹影朦朧萬籟俱寂的地方,最容易心動是不是?

剛才占人家便宜時都不覺得有什麼,反而是少年低頭看她傷勢時,心卻不受控制地亂跳起來。

那少年長長的睫毛,微闔的眸子以及仍舊帶着淡淡粉的雙頰都踏馬太撩人了。

趙青葵觸電般縮回了手。

等司寧扶好車再次出發,趙青葵果然乖乖地不再亂動。

雖然,她的爪子沒有亂動,可心卻浮動得厲害,一路上都在吐槽自己。

趙青葵啊趙青葵你還是21世紀來的么,見過那麼多帥哥猛禽,卻被這小泥腿子晃瞎了眼,真是太丟21世紀的臉了。

不就是拉一下手手?

這也能心跳加速?

歸根究底應該不是她的問題,而是原主沒見過世面。

以她的段位,司寧至少得全裸才行。

美色而已嘛,多習慣習慣就好了。

趙青葵偷偷瞄了一眼少年的背影,但……確實秀色可餐。

。 天玄宗北上的這場戰爭,其實早已在各大勢力的預料之中。但是,這場戰事的進行,卻超過了所有勢力的預想。

原本大家都以為,就算天玄宗大舉北上,最後能佔領一界,已經是得天之幸。而且,為此要付出多少代價,實在是不好說。但當這場戰爭,真正開始之後,大離卻直接兵敗如山倒。單是葉朝歸一人,就殺掉了兩界過半的高手。

所以,這場戰爭,天玄宗不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成功拿下了兩界之地。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天玄宗的損失,小的離譜。

甚至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毫無損失!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天玄宗便徹底封鎖了臨蘭江,切斷了這兩界和大離的所有聯繫。實際上,當天玄宗先鋒戰部,抵達兩江北部的臨蘭江江畔時,這場戰爭便已經結束了。因為瀟湘修鍊界那邊,往北過了臨蘭江以後,便是原陵修鍊界,天玄宗根本無需防守。天玄宗只需以最快速度,切斷兩江修鍊界北方的臨蘭江沿線,即可徹底斬斷大離和這兩界的聯繫。

而從開戰算起,直到天玄宗戰部抵達臨蘭江江畔,更是僅僅只花了十四天的時間。二月十八,天玄宗開始全線進攻,三月初二,天玄宗戰部便已出現在了臨蘭江畔。

之所以會如此迅速,其實還要感謝大離的那條雲道。

雖然開戰之後,大離已經下令,暫時破壞掉兩江內部的雲道,阻止天玄宗過快抵達臨蘭江。但天玄宗為了這一戰,早已謀划多年,自然也有所準備。大離倉促之下,也不曾破壞掉全部雲道。殘存的雲道,仍是大大加快了天玄宗北上的速度。

當天玄宗的先鋒戰部,抵達臨蘭江江畔時,兩界內部的戰爭,還遠沒有結束。但這種關門打狗之勢,既然已經成型,後面的戰爭,也就只是時間問題而已罷了。

兩界殘存的大離勢力,連跑都沒地方跑。

北線被天玄宗和曹家徹底封鎖,往西是天南修鍊界,往東是東海,往南是雲莽腹地,怎麼逃?

直到天玄宗徹底封鎖了臨蘭江之後,前來支援的大離戰部,才堪堪抵達臨蘭江畔。但此時,卻是大局已定。憑少量前來增援的大離戰部,根本無力突破天玄宗的封鎖。

與此同時,大離在靈州戰事結束的消息,也傳了出來。雖然兩江和瀟湘這邊,大離損失慘重。但靈州方面,戰事卻是結束的異常順利,而且戰損極小。

進入三月之後,天玄宗開始在兩江、瀟湘兩界內,清理大離的殘餘勢力。所到之處,望風而降。對於這些投降的勢力,天玄宗並沒有採取太過殘酷的清洗政策。只是清理掉極少數對大離極度忠誠的修士,甚至就連返虛級的高手,天玄宗也是有選擇的接納了一部分。

光是投降的返虛,便有十餘位。這十餘位返虛當中,至少有一半,都參加了先前圍殺葉朝歸的那次行動。然而對於他們,天玄宗卻依然顯得十分大度,選擇既往不咎。

……

隨着姜懷水戰死,大鐘城陷落,靈州自此易主。

殘存的天九宮高手,被大離強行驅逐,趕往靈州西部最為荒涼的荒原,變相放逐。而對於投降的天九宮余部,大離這次亦展現出了極大的寬容。甚至於大離方面竟然允許天九宮余部,自治靈州,只要整體氣數歸於大離即可。

在姜懷水戰死數日之後,又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傳出。

原本身為掌門夫人的離筱宓,被天九宮余部推舉為新任靈州界主。在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裏,靈州這邊,除了取消了諸多番號,放逐了一批高手之外,再無其他動作。相比昔日大離征伐雲州那一戰,這已經算得上是得天之幸了。

對於中下層的靈州修士來說,這其中的變化,或許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大。也就是各地的官署,換個名字而已。官署內部的人,基本還是那些人。大離這次允許靈州自治,似乎並非口頭上說說而已,而是真的打算這樣做。

不過,對於高層修士來說,這可就太過意義深遠了。

這意味着,天九宮就此成為了歷史。

當然,在允許靈州自治的同時,大離還是收回了靈州的治軍之權。所有原屬天九宮的戰部,要麼就地解散,要麼混編入大離戰部當中,重新整編。此後,靈州這邊擁有除戰部之外的所有自治權力。但只要涉及到戰部,必須由大離直接統轄。而戰部之外的所有事宜,全部由靈州方面,自行管轄。

大鐘城外,離景原帥部。

離景原死死盯着眼前的界圖,臉色難看至極。

在他身旁,在靈州一戰中同樣貢獻極大的韓藥師,亦是驚怒異常。

「天玄宗這次的準備,實在是太過充足。兩江和瀟湘兩界的陷落,已成定數。據影衛那邊傳過來的消息,天玄宗此刻已經開始封鎖臨蘭江沿線。就算我們馬上過去,也同樣無法逆轉局勢。單人前去,於事無補。若是想拉上麾下的精銳一起,如此短的時間內,根本來不及。」

大離兩位名將,相識一眼之後,盡皆嘆氣。

在南邊,大離輸的太慘了。

「按照朝廷在南邊的佈置,無論如何也不該是這樣的結果才對。」韓藥師忽然一拳砸在桌上,憤恨道:「四位純陽,過四十位返虛高手。瀟湘那邊有鐵血軍團駐守,兩江方面,亦有老成持重的張香濤在,怎麼就會落得這個下場?」

離景原微微抬起頭,沒有回答韓藥師的問題。

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他和韓藥師兩人,都心知肚明。

單從紙面上的力量而言,大離在這兩界佈置的力量,絕對足夠擋下天玄宗。甚至就算曹家不惜違背祖訓,也加入到這場戰爭當中,大離其實依然有能力拖到靈州戰事結束,離景原率兵馳援。

至於當下這個結果,為何會出現,恐怕就是多個原因造就的了。

四位純陽,荒玉真君死在了東海,其他三位亦於後來圍殺葉朝歸時重傷。尤其是水鏡先生,更是直接隕落。四十多位返虛高手,光是被葉朝歸坑殺的,就有一半。剩下的要麼直接投降,要麼逃回雷州,根本擋不住天玄宗的高手。

瀟湘的鐵血軍團,在離祚死後,戰鬥力不知道打了多少個折扣。離景原本就出身於此,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鐵血軍團的敗落,原因同樣十分複雜。昔日離祚離開瀟湘,帶走鐵血軍團中最為精銳的一部分,離景原後來獨自組建戰部,又調走了一大堆精銳。但實際上,這其實都不是導致鐵血軍團衰落的真正原因。真實原因是,在離祚離開瀟湘后,各方勢力都想向瀟湘那邊安插人手,瓜分瀟湘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