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咋咋地。關你屁事?」

誰知道刀王鳥都沒鳥他,王老爺子氣得伸出手,哆哆嗦嗦的指著刀王卻說不出話來。

王家其他人,自然不敢開口,只敢望著他和葉寒對峙。

葉寒穩住身形,甩了甩了發麻的手臂。

他看著刀王,嘴上不動,卻是傳音入密道:「前輩,您來真的?

刀王回應道:「哈哈哈!正好趙九兒那難纏的丫頭不在,我自然要抓住這個機會。拿出全力來,我不會跟你客氣的。」

「出手之前,您不會打聲招呼?」

「天真。兵不厭詐。」

「靠!」

葉寒取下佩劍,脫下長衫,露出裡面的白色勁裝。既然刀王想來真的,那就來吧。

「前輩。」葉寒拉開架勢,忽然揚聲喊道。

刀王果真被吸引了注意力,問:「什麼事?」

就在這一刻,葉寒身形暴起!

速度快若閃電,圍觀眾人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身影。

別人看不到,不代表刀王看不到。

這小子,跟我玩偷襲?學得挺快,是個可造之材。

刀王咧嘴一笑。

「轟!」

比起刀王,葉寒簡直就像個發育不良的孩子。然而他這一次的猛烈衝擊,聲勢同樣如雷霆般強烈!

就像彗星撞地球!

刀王擋住了葉寒的一條腿,然而葉寒的速度快若鬼魅,一記重拳狠狠砸中了刀王的側臉!

刀王來不及閃避和招架,卻絲毫不慌,只是嘿然一笑。

一團肉眼可見的白色氣勁猛烈爆發,刀王的頭髮無風自動,鬚髮皆張,配合上他原本強悍的臉龐,顯得威猛絕倫,霸道無比,不由得讓旁人心生懼意。

葉寒的拳頭同樣爆發出刺眼的白光,與刀王身前的氣勁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砰……!

狂暴的氣勁爆炸開來,往周遭肆虐,周圍古樹紛紛葉落如雨,地面上塵土飛揚。

圍觀眾人只覺得眼睛差點被刺瞎,耳膜嗡嗡作響,每個人都恐懼的閉上了眼睛,臉色大變!

當這一切稍微平靜下來之後,眾人重新睜開眼,望向場中。

刀王和葉寒各自後退兩步,兩人的臉上,都露出同樣的笑容。

棋逢對手,痛快!

他們兩個是痛快了,其他人可就痛苦了。

看到這兩人硬碰硬爆發出的威力,王卓王越這些壞小子們,心中又是震撼,又是害怕。他們根本沒想到,葉寒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竟然能和刀王拼個勢均力敵!?

他們竟然陷害這樣一個恐怖的傢伙?這究竟是怎樣的無知和愚蠢!?

王靈已經嚇傻了,隨後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王越一臉獃滯,隨後腳一軟,跌坐在地,褲襠很快濕了一片,卻是被葉寒展露出的實力給嚇尿了。

王卓的情況還算好一點,畢竟這群孩子里,他年紀最大。雖然嚇得戰戰兢兢,好歹能站住。

王智勇震撼之後,皺起了眉頭。

這樣一個強者,隨便勾勾手指,都會有無數美女主動送上門來,尤其葉寒長得如此帥氣。他會對一個未成年的少女用強?有這個必要麼?

王智忠面露微笑。

王老爺子跳腳大罵:「艹你嗎的!楊崑崙,你是想拆了老子的房子嗎?」

王家晚輩,個個露出古怪的神色。沒想到素來嚴肅古板,對自身要求非常嚴苛的老爺子,竟然也會爆粗口。

刀王哈哈一笑:「讓你的這些晚輩們速速退開,等會一個不小心,誤傷一個,會死人的。」

「你給我滾出去,不要在我這裡打!」王老爺子怒罵道。

刀王呵呵笑道:「你有種就把我抬出去,我是不會走的。」

「老趙!快來!」王老爺子扯開嗓子大吼起來。此刻的他氣急敗壞,已經顧不得保持風度。

聽到王老爺子的喊聲,四爺推著輪椅來了。

聽老王的意思,是讓他來主持公道,四爺便笑眯眯的點頭。

「智勇,智忠。」四爺道。

「趙老爺。」王智勇和王智忠上前一步,恭敬的道。

「你們把其他人都帶走,讓他們回去,孩子們去玩他們的,你們去準備晚宴。」

「是。」

除了王老爺子,王家其他人,很快全都離開了庭院。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的戰鬥,他們連旁觀的資格都沒有。刀王說不小心會死人,不是開玩笑。

接著四爺望向刀王,笑問道:「老楊,這個院子里,一顆古樹價值就不下百萬,待會你要不小心拆了,認不認帳?」

刀王不屑道:「這點小錢,我照價賠償就是。」

四爺笑道:「好吧,你們繼續。不過你們得悠著點,我和老王兩把老骨頭可還在旁邊呢。」

王老爺子吃驚道:「老趙,我是讓你來制止他的,你倒好,把人清場,賠錢的事也說定了,你是幫他還是幫我呢?」

四爺笑道:「你又不是不了解老楊的脾氣,倔得像頭驢,誰勸得動?說句心裡話,老楊多年沒遇到過像樣的對手了,其實我也很想看看。難道你不想?」

王老爺子探口氣,跺腳道:「罷了罷了。只是可惜了這些花花草草。」

刀王長笑一聲:「你們兩個,後退十米。老王,你孫子的這個師傅可不簡單,乃是先天境巔峰高手!接下來的比試,是你們這一輩子都不曾看過的大場面,都給我睜大眼睛,仔細瞧好了!」

先天境,內外兼修,天人合一,可以說是當世至強者!

這樣的強者,藏龍卧虎的華夏大地不是沒有,但像葉寒這樣年輕的,絕無僅有!

四爺和王老爺子都露出震驚之色。

他們原本知道葉寒很強,甚至猜測他是明勁巔峰,這個猜測就讓他們無比震驚了。然而此刻聽到刀王所言,才知道,葉寒竟然強到了這種駭人聽聞的地步!

葉寒的臉色也變了變。

他沒想到,只是一招,刀王便完全看清楚了自己的底細。

刀王斂去笑容,望向葉寒,鄭重一抱拳:「請!」

葉寒同樣抱拳,道:「前輩,還是不打了吧。真拆了王老爺子的房子,大家臉上都不好看。而且馬上要吃飯,要不我們換個時間,換個地點再來?」。 晚上7點,此刻北城的天並沒有完全的黑下來,天際邊沿連接海岸線的位置有一道深邃暈染的藍,如同美麗神秘的藍寶石。

海灘上。

長達20米的長桌,上面擺滿了精緻的美食佳肴,一側還有燒烤區跟自助區。

陸陸續續,餐桌前坐了不少人,大多都是陸卿寒邀請來這裡度假的人,商界新貴,周圍的朋友,演藝圈有名氣的幾個花旦名模。

此刻男男女女,衣著華貴,坐在一起,聊天嬉鬧。

沐舒羽端起了面前的一杯香檳,喝了一口,陸卿寒看了一眼提醒道,「少喝點。」

一邊,路雯雯起鬨,「舒羽,四少也太疼你了吧……」

蘇珊也說,「就是啊舒羽,我們可真羨慕你,有這麼好的未婚夫。」

海風吹拂下,沐舒羽的臉頰一紅,似乎是受不住調侃一般,她有些羞澀的看了一眼陸卿寒,男人拍了拍她的手背。

.秦斯衍抬手看了一眼腕錶,現在已經是七點半了。他站起身,被陸綰之叫住了,「小哥,你要去哪?」

「我去看看溫惜,她怎麼還沒過來。」

「打個電話就好了,小哥,你啊,就是故意想去看她。」

秦斯衍給陸綰之遞了一塊絲絨蛋糕,「你快吃吧。」但是並沒有被戳穿心思的心虛感,他喜歡溫惜,估計陸家的人都知道。

陸綰之吃了一塊蛋糕,跟旁邊的一個朋友說說笑笑了一會兒,她托著腮,實在是覺得有些無聊,風珏沒有來,他腿腳不方便,一向是不怎麼喜歡參加這類的宴會。

不過,風珏哥哥竟然會答應跟自己一起來旅遊,陸綰之的心裡還是高興的。

她拿出手機,調好濾鏡,拍了十幾張自拍,找出最滿意的一張,給風珏的微信發過去,她屏住了呼吸,盯著屏幕,但是等了好幾分鐘,那端都沒有回復。

她的自拍,彷彿石沉大海一般。

陸綰之有些失落。

「我們來玩個遊戲吧,既然人多,也都是朋友,就玩的刺激一點唄,這是一幅撲克牌,我在裡面放了一對紅桃A,誰摸到,兩個人就擁吻兩分鐘怎麼樣!」

有一個人提議。

「啊,玩這麼大啊。」

「太大了吧,不過好刺激啊。」

「就是要刺激一點啊,單純的燒烤晚會多無聊啊,我支持!!」

都是年輕男女,大部分都紛紛答應。

戴和娜站起身,清了桌面,從包里拿出一副特殊的撲克牌,幾個人聚在一起開始抽牌,大部分都參加了,一小部分覺得太刺激不敢玩的也被迫參加了,都是年輕男女也沒有什麼放不開的,很快,牌面發完,還剩下一張在桌面上——

「還剩了一張哎。」

「秦少呢?給秦少留著吧。」

「秦少找那個什麼溫惜去了。」

還剩下一張,有些沒有辦法進行,有人提議,「要不然就算了吧,這張不要了。」

「那萬一這張就是紅桃心呢。」

幾個人正說著,忽然有一個人抬眸,看到了一道淺藍色的身影緩緩的走過來,她立刻喊道。

「哎,有人來了。」

眾人的目光落過去。

隨著那道身影緩緩走近,忽然有一個名媛小聲的說了一句,「她跟沐舒羽長得有點像哎。」

「確實有點點像,但是我更喜歡這一款。」接這句話是個公子哥,男人的審美,他看了一眼走過來的藍裙女人,問了一下旁邊的人,「她是誰啊,長得這麼標緻,以前我怎麼沒有見過。」 盧正業雙眼頓時一亮。

不過他畢竟人老成精,臉上的表情瞬間就又恢復了正常。

他扭過頭,笑呵呵對郭星道:

「我們兩個一個出錢一個出力,幫你把這件事擺平了,你是不是也得給我們點兒甜頭?」

郭星直接問道:「你想要什麼?」

盧正業將一張老臉笑成了一朵花道:「再給我加十個記名弟子的名額怎麼樣?」

郭星看着這一大片別墅區,不由十分心動。

如果盧正業真的能說到做到的話,這一整片別墅區,外加後山的一大片山脈,就都是指天山的了。

如此大的一片區域,十個億的價格似乎不算太高。

不過郭星並沒有立即答應下來,而是伸出了兩根手指,試着還價道:「兩個!」

「成交!」

郭星:「……」

就在兩人愉快的交流的時候,付宇軒手中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他連忙跑到遠處接起了電話。

片刻后,當他從遠處走回來的時候,臉色已經變得十分凝重。

不等他開口,郭星就直接問道:「禺谷那裏出事了?」

付宇軒點了點頭道:「禺谷的那個光罩又出現了!」

他剛說了這麼一句,手機就再次響了起來。

這次他索性也不去別的地方了,直接就在原地接通了電話。

剛剛接通,電話另一邊就出現了一個急促的聲音:「有一個人從禺谷中飛出來了!」